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聽田野鶯歌燕舞,看湖堤垂柳輕揚 | 13 June, 2016 | 一般 | (14 Reads)

她是他從廣州打工領回來的。她既胖又矮,臉蛋也不漂亮,更沒有什麽顯著的吸引人的魅力,年齡也不小了。他也是又低又矮又胖,也沒有壹技之長,奔40的人了,得了這麽個媳婦如天上掉下的大餡餅,看著就有酒足飯飽之感。他寵她慣她。她愛吃玉米,他春初就在自家院子專把水泥砌好的壹層刨開,松土種了幾十顆玉米。天冷,自制個大暖棚,別家麥收種玉米時,她已吃上熱乎乎的玉米棒子。別家麥收後除了種玉米外,還有芝麻、大豆,而他全種了玉米。明知道她吃不完,他還是在種。不僅此,他還留了壹片地,每隔半月種幾十顆,壹直堅持壹個半月,好讓她能吃久些。天寒地凍,他把玉米跑到幾十裏外打成粉,碾成粒,蒸玉米饃,熬玉米粥。他家壹年四季都飄著玉米味,就像飄逸著的他的情味。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,他心裏品她品得津津有味。然而,即使懷孕生了女兒後,只簡單地對他說出“知道”“嗯”之類的簡語。

他知道她無父親,只有壹個母親,姐姐早已嫁人,他讓她把母親接來,她搖頭;他陪她回家看母親,她還是搖頭。他思不透也想不通她沈默中有何情感在流動。為了取歡她,他不再出外打工,所幸有十多畝地的收入和老父軍役傷殘的補貼維持生活。他陪她釣魚,逛超市。凡她想吃的東西,他從不遲疑,哪怕自己喝白水吃幹饅頭。很多時間,他陪她在田間小道,朝踩露看晨陽,夕踩露看晚霞。

女兒的出生更讓他收斂不住笑容,每天有使不完的勁兒。轉眼玉米飽滿的初秋,他抱著女兒領她到田地掰玉米棒煮著吃。她要方便,他抱著女兒在玉米的蔭涼處等她。壹分鐘,二分鐘,遲遲不見她出來。他急了,呼喊著朝她去的方向找,他不怕她偷跑,他怕她出意外,最近總傳聞有人在莊稼地裏挖人體器官闖進大腦,他驚出壹身冷汗,大聲地呼喊著她的名字,終於看到玉米葉的響動,他奔過去,她正躺在地上,胸前的衣服已被尖器劃開,而且不遠處有響動。他不敢呼救壹手緊抱女兒,壹手環抱著她就朝路上狂奔。到路上有村民經過時他才松口氣,她臉色煞白,腿軟著站不穩邁不動,緊緊摟著他的壹只胳膊。

“那人蒙著面,拿著手術刀,就要剖開我肚子……我父親死後,母親就是賣腎把我和姐姐養活大的。”

她不再是壹個字壹個詞地應答她,她主動說話並敞開了心扉,他明白了她成長的陰影,進廠打工被壹個流氓盯上,蹂躪後把她賣給了壹個人販子,人販子蹂躪後賣給了本村的瘸子而且已有孕,瘸子認出她後把她送回家並要雙倍的錢。她流產後倍受打擊,精神恍惚,也就這時在村委建築工地幹活的他認識了她,接近她,對她好,替她還了瘸子的債。她母親看他真心實意對,就把她給了他。

她心裏原來背負如此重的負荷,他要用心暖化她,給她溫度和安全度。為了既不離家又掙錢,他承包了二十畝地,不怕苦不怕累,家中的樓起來了,女兒也壹天天地大了,她終於有笑容了,話也多了,她又給他生個兒子,壹家人安安靜靜地過著男外女內的生活。

他仍愛吃玉米,他仍讓她壹年四季玉米味兒不離口,不過她每天給他做他愛吃的饃片了,愛的給予原本如此簡單,簡單到壹玉米壹饃片,但是足以擊碎高姿態的癡愛聖情。愛是低姿態的庸常的,庸常到壹玉米壹堅持壹永恒。



聽田野鶯歌燕舞,看湖堤垂柳輕揚 | 2 October, 2015 | 一般 | (12 Reads)
 三月的江南,煙雨輕輕,桃花落院,荷柳池塘。看山川秀麗,聞田園花香。聽一夜雨聲,綠了青山流水,暖一日春光,催醒了萬物流芳。
  
  陽春三月,春雨如絲,絲絲扣情。春風柔情,情開萬樹。是春光卸去了冬的寒冷,是春雨濕潤了幹爽的大地,是春風吹綠了楊柳粉了桃花。
  
  昨日的我,站在寂寞的盡頭,看滿地荒涼,憂傷的心在寒冷的季節落葉無啼。只一轉眼,春風撫過的冷枝,花便在春雨的潤育中,催青發芽,心中便有一份美好的嚮往。
  
  三月的雨如煙輕柔,三月的風匠心獨具,繡一地芳草,剪萬樹新枝。
  
  莫負這春色滿園,去抱一縷昨日的眷戀,在桃李樹下,隨著花開的聲音把思念的閘門打開。
  
  你隨春而至,披一肩煙雨輕紗,捧一束和麗的陽光,卸去我冬季遺下的蒼涼。你用夏日的激情把少婦的春懷敞開,用秋的思念把情思寄託,將冬的夢想託付在幽韻的花香裏綻放。(文章閱讀網:www.sanwen.net)
  
  悠悠三月,春雨江南,翠枊花香裏,枝搖花曳處,我仿佛又見你在春色中佇候。凝神望去,桃花似的臉,李玉似的手,如柳的輕佻,春雨般的溫柔,情,在春天裏如花盛開。眨眼間,你化作一股花香飄入我的鼻中,輕柔的貼在我的心房。
  
  倚欄靜聽煙花雨,遠看青山綠如茵。乘春濃意盛,側耳聽花開的聲音,腑身嗅花吐韻香,感受春季萬物波動的生命朝氣。
  
  昨天還徘徊在冬的寂靜與憂傷裏,一夜春風,吹散了一地蒼涼,一夜春雨,滋潤了一方心田。我把愛的桃李,掛滿枝頭,讓情的花香在春光下飄蕩。
  
  今日,我把對你思念在花海裏放飛,用心中對你的愛,譜一首春情戀曲,和著花開的聲音,輕輕吟唱。時光漸轉,怕你同花海裏一起漂消失,伸出雙手,欲把這三月留住,祈望花開永久。
  
  曉夜閣樓聽雨,春晨霧裏觀花。總在孤寂的時候,站花海的這頭遙望你的影子,靜靜的凝望靜靜的想量。
  
  一夜的春雨,催開了萬樹桃李,一夜春風,播綠了萬水千山。泛美春潮湧動著心扉,似花開的萌動和企盼。山花爛漫處,靜守時光的流轉,把相思深處的愛,沿著一路鋪灑的花瓣,在一季花香的時間裏靜守,繾綣的情思在春花裏流淌。
  
  春雨三月天,青山含黛,綠水煙波。聽田野鶯歌燕舞,看湖堤垂柳輕揚。想輕輕靠近,將春情的萌動在花香裏蕩開,將孤單時的憂悉掛上枝頭,讓你在花開的音符裏聽懂我此時的心聲。
  
  清風佛過桃李,從指間輕輕滑過,握我一手春暖花香的柔情,化著流年裏的思念,寄存在山水之間。
  
  春風帶雨,雨潤花開;暖陽催春,春情激蕩。賞一眼春色,攜一素情懷,讓春的激情和著花開的聲音,依附在你我愛的交溶處。春光裏,折一枝桃花,把心上的你思念,依一湖煙波,聽古箏輕彈,在清素的紙箋裏追逐你留下的笑容。
  
  凝神觀花,讓花蕾入情,讓花開入畫,讓花香入意,讓情意作詩,讓漂落的花瓣寄情於春暖花開的季節,簡約成眉。
  
  春雨,似一汪甘露,滋潤著花開花香;春風,似輕佻少女,帶一陣幽香。攬春光入懷,看百花吐豔,賞江南煙雨,聽花開的聲音。